城之回忆
2011/5/20 16:05:39 | 栏目:游戏扯淡 | 作者:某机车男 | 阅读次数:2955

    人们常用Passion这个词,形容那股随血液流淌全身各处,躁动的、无时无刻呼唤着本我的强烈欲望。

    那是一个每月只有大概一百元零用钱的年代。我想,那时的我很有Passion。每日放学后,那股欲望便开始苏醒,并迅速地彻底占领我的身体,驱使我冲向单车棚那辆银灰色贵族,在一片天蓝白的模糊身影间绝尘而去。

    目的地是佛平路的中南商业城。

    那个年代的我,85.6%的生活乐趣来源于家中那台586PC。而这个中南商业城就是我购买电脑游戏光盘的地方。中南商业城的前身是九十年代初市工业局与某美国企业合资成立的『中南电脑厂』,主要定制单片机和生产工业控制用计算机。后来项目失败,厂房弃置,外围的电子产品店铺却兴旺起来。随着九十年代中期PC星期和CD-ROM流行,变身后的『中南商业城』成为了第一批独立于电脑硬市场的软件及游戏集散地,也是当年身位一名初中宅男的我最流连忘返的角落。

    商业城大门进去有左右两排商铺,左边第一家是卖音响设备的,右边则是出租电影LD,往后连续几家都是卖电脑CD-ROM。我最熟悉是音响店后面那一家。每天傍晚五点十五分的阳光,透过玻璃门斜斜地投射到CD架上,整间店充满了教堂般的神圣和庄严,又如藏经阁般广袤和深邃。我最享受踏进门口那一刻,通过店主那破旧的计算机音箱播放出来的音乐和声效,用大概零点六四秒的时间判断出他正在玩哪一款游戏。

   还在第三版?不是吧你?

    他当然不会理会我这个几乎没有完整玩爆过一只Game(其实是有的)的熟客的嘲讽,在枪林弹雨中吐出一句:没有新货哦!店主也是这里唯一的店员,二十多岁无所事事整天泡在店里玩游戏,现在回想起来应该是个生活无忧的太子爷吧。这间店我几乎隔天就拜访一次,哪怕只停留10分钟,和这位老哥交换一下新游戏的情报或通关心得。所谓游戏情报,其实一定程度上是向我这个熟客推介新货,当年的『引进版』光盘动辄五、六十元,盗版的合辑也要十元左右,主要客户群体都是我这类中学生,所以宁愿不吃饭也要定期买新游戏盘的我算是这家店稳定的经济来源了。不过这位已经忘记名字的老哥对店子生意倒是不太在乎,向我推介新作都是亲自试玩过并知道适合我的口味。除了老哥,这里还经常积聚了来自各个学校的中学生玩家们,大家口味不同,性格各异,三几个人常常围绕某作品或某关卡聊得忘记回家吃饭。熟悉传统RPG设计的朋友,就会觉得这里根本就是接任务和收集信息那些小酒馆(Tavern),唯独缺了一个性感的老板娘。

    当时正值游戏创作的黄金年代,作品更新很快,几乎每星期都会有新品推出,或者新的合辑。一个中学生的零用钱,能够每周买张合辑,不时买些新作的引进版已经很不错了。所以就店里的旧贮备,都足够让我继续每日在这里流连。那些熟悉和陌生的名字,那些精美和粗糙的封面,每一个都把我带到一个陌生的世界,带来无穷的未知等待着我开发。我记忆中最好的作品都是那个时候接触的,DoomII、C&C、Syndicate、双子星传奇、炎龙骑士团、Crusader No Regret、地下城守护者、前途导标、古墓丽影、大航海时代....


   我并不是那种十分沉迷某个游戏,例如玩『恶魔城』练到用单位hit数通关又写书交流经验的人,也不是那种玩超频和修改存档的技术宅,而是非常热衷于试玩新游戏的类型。当时的资讯并不发达,互联网还没有普及,游戏杂志很少,同时国外作品汉化率几乎为零,所以一个对各类游戏都有所涉猎和了解的人在玩家圈子里几乎就是『公共知识分子』的形象。我就是坚定地走这条路线,除了流行的作品都要玩一篇,更着迷于收集个种小众作品、稀有作品、猎奇作品。

    随着升学考试、城市规划变迁和CD-ROM介质的逐渐式微,『中南商业城』也慢慢淡出了我们这批玩家的视线。最后那年的回忆是老店进了一套『第十一小时』(The 11th Hour)。那是解谜游戏『第七访客』的续作,无论画面、音乐、剧情和谜题,都是绝对的经典——这些都是我从杂志上看到的,因为我没有机会试玩。游戏的配置要求极高(在当时),而且是四CD装,价格高昂。结果它便成为我后期每次来的朝拜对象。进门之后,我都会在它前面驻足细看,然后闭上眼,回想在各游戏杂志看到过的每句评论(后来还把通关攻略记下来了),幻想自己换了电脑—把它买了下来——Install completed——终于走进了那个诡秘的世界...

    许多年过去了,电脑的确换了几台,什么样的游戏也玩腻了,但至今也没有把『第十一小时』买下来。然而,那种朝圣的感觉并没有随中南商业城的结业而消失。得不到的东西永远是美丽的。这个游戏以及很多躺在熟悉位置的作品都成为了那段充满Passion的日子最难忘的一部分,间中被我翻出来细细回味。

    最后,『中南商业城』也逃不过被拆迁的命运。我游戏生涯有两件最遗憾的事,第一件是有几款非常钟爱的作品失落后无法找回,第二件是去年我眼睁睁地看着这个曾经带给少年的我无数欢乐的商业城被围闭起来等着清拆,竟然好几次经过都懒得停下车给它拍一张照片。直到某天只看到一片寂静的空地,才意识到那段回忆已经永远在三次元消逝。或许这条光盘商业街并没有为这座城市的历史留下什么,但却永远成为现在与少年两个我之间一个无形的羁绊。


标签:




登录才能看到评论的哦!


  SkateChina
啊伯的游戏实验室 粤ICP备09173266号-1